Mastar止水

佛系画画,佛系游戏
磕杰佣使我快乐

感动

深井冰急科科长辛墨:

戚容是个什么样的人?
恶毒,低俗,自私,极端,一个丑恶十足的形象。
他带给你一种怎样的感觉?
厌烦,嫌弃,又微妙。
做了太多恶事,下限极低,就在人们已经习惯了他蝇营狗苟、自私自利的行事作风的时候,他却做了件极不像他会做的事,以保护小儿的结局结束了那晦暗的一生。

他一生做了多少错事,害了多少无辜之人,是再多赎罪也补救不了的。
只是仔细回味他的一生,不免道出一句叹息。

戚容出生在市井之家。有一个花天酒地人中渣滓的父亲,和空有尊贵身份闭门不出郁郁不乐的母亲。如此耳濡目染成长起来的孩子,自然懂得耍赖、撒泼、装疯卖傻的好处。
性格塑造的第一课就极不成功的戚容,在母亲过世后被带到皇宫生活。太后曾言戚容难以管教,只得事事顺着他,将一个有无赖潜质的小孩惯坏了,就更加无法无天。
人人皆知戚容难教导,却不知于戚容而言,他人口中所言冠冕堂皇的道理根本是无法理解的。他的思维习惯、行为模式都极像他爹,从小养成的性格是很难一朝改变的。这样长歪了的小孩,需要的并非侍从无微不至的照料,而是一个人给他爱,耐心与悉心教导。不听话,即使是打断腿给他灌输再多道理也没用。应该投入爱,一直陪着他,听他说话,再以身作则一点点纠正他走偏的路。他若学会了爱人,信服了这样的人,明白对重要的人怎样的做法才是好的,是会有什么改变的。
但人们发现他的叛逆之后,很快就不愿插手去管,只是草草纵容着他,派人照顾他,却没有人愿意充当那个重要的角色。
戚容希望接近和讨好谢怜,因为他认为太子表哥是完美的,满足了一个阴暗的孩子对强大善良的所有想象。但谢怜那时毕竟也还是个孩子,对这样不逊且烦人的表弟很难说得上有耐心,他的每一次忽略和拒绝,都是扎在戚容心间的刺,是有伤害性的。说不通就下命令禁止,做错了就当众训斥,禁足思过,如此直白粗暴的教育给了戚容多少狼狈难堪,这位小镜王所经历的和他幼时在贫民窟的待遇并没有多大区别,依旧充满怨气、屈辱和不甘。戚容太固执,思维方式太极端,光告诉他不应该用极端做法维护谢怜,他是不会理解的。听起来令人难以苟同,但事实上,是真的,无法理解。在他眼中他只是想维护谢怜而已,有什么错?其他人都无关紧要,谢怜是他唯一想维护的人,为什么他做了那么多还要被嫌弃、被惩罚?不能理解,不可理解!
父亲给他的心里埋下了一颗阴暗的种子,最崇拜、竭尽全力讨好接近、于他而言也最重要的太子表哥出于实在无法沟通的缘由内心嫌弃他,不把他当回事,这样人见人厌,唯恐避之不及的戚容心中平白滋生了许多怨恨。他难道看不到别人投在他身上嫌恶的目光?看不出别人是怎么看待他的?可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一个人只和自己沟通,就会明显变得越来越思考受限、想法死板、捉襟见肘。出于某种叛逆心理,别人越烦他,他就越要大喊大叫非引起注意不可;别人越觉得他恶心,他就越要做更多恶心的事让他们看看,反正他知道自己就是一摊烂泥。谢怜是在烂泥里打过滚,本质是干净的,但他戚容既然在别人眼里本身就是烂泥,烂无可烂,也用不着再烂了。他的性格缺陷一步一步往不可理喻的狂躁症方向变化。
交不到什么朋友自暴自弃了许久的戚容是理所当然的自我主义者,这样的人不是自卑就是自傲,他两者都是。知道自己再过八百年也比不上太子表哥,是自卑的;无人看重他他自封为王,又是自傲。反正,不和别人真心沟通的自我主义者十有八九很极端,甚至容易动不动发疯,情绪过激,像个永远长不大的讨人厌的小孩。戚容又是没人管教自制力很差的类型,他这么无法无天地成长起来,就长成了个实实在在的恶俗大人。
一点也不可爱。毫无讨喜之处,遭人哂笑的金句倒是不少,三界看法一致的品味低下。
可悲。

他和别人的交流,长大之后仍然毫无长进,反而是粗言陋语、口舌之辩更多了。花城闯了他的老窝,他嘴上大骂,情绪却极为明显地兴奋起来,花城越揍他,他越兴奋,疯得就越厉害。不怕疼也不怎么怕死,和别人吵起来反而兴奋至极,就像是期待了很久一样。他的思维方式就是个永远走不出叛逆期的小孩,有人理他他就激动,被抓住把柄就忿忿不平,吵成一锅粥他就高兴。唯恐天下不乱。
朋友曾与我谈起,想知道戚容是怎样变成凶的。不难想象,仙乐灭国之后的戚容有多满心怨恨,他身为皇室之一走到哪里都会被永安士兵追杀,而他又只身一人,没有和谢怜走到一起,同样也是过了段艰苦的日子。谢怜他们有本事,异于常人,实在没办法了还能胸口碎大石,他戚容会什么?只会bb。这日子他当然过得极为恼恨。以他瑕眦必报的性格,怎样报复永安也不奇怪。
戚容身上最多的是什么?怨念。他谁都怨,看谁都可恨,唯一看重的人失败了,完美形象崩塌了,害得他家破人亡没饭吃了,还始终不把他当回事。成鬼需要的就是怨气,这样直接死去戚容自然不会甘心,宁愿不得安宁也要化身成鬼。他策划杀死的永安人又很多,每杀一个身上的邪气就更强一分,想也知道他是怎么一步一步强化自己成凶的。反正这天下之人没有一个是他喜欢的,没有一个是他想要的,那就杀了吧,反正并不重要。
这个人活得是如此空洞。
青灯夜游,恶名昭彰三界,可恨又可怜。

他这一辈子就是这么灰暗失败,基调早已确定了。可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好像又有什么不同了。
出乎意料,他竟然把那孩子护下了。这并不是护人和被护对他的伤害差别不大的问题,要知道这青鬼做过多少损人不利己的事,主动投身保护他人,却还是平生第一次。
为什么?突然善心大发了?觉得自己以往做得不对了?想给自己赎罪了?
什么都不是。

这个人只是真的太寂寞了。

几乎终其一生没有朋友,没有任何可以相互理解的人。即使是恶人也是应该有朋友的,看看乌庸太子和他的三位国师便知。恶人的朋友并不一定是狐朋狗友、沆瀣一气,真正的朋友不会离开你,并且是可以将烂泥中的你拉出来的。
戚容正缺这样一个拉他出来的人。

缺了一辈子,缺了八百多年。

什么狗花城,狗日的谢怜,他这么毫无教养地骂了,心里真的不会隐隐生出一丝羡慕吗?

那也没有办法。谁叫他青鬼戚容就是这么恶心讨人厌?他就是这么个人。都已时至今日,就算想改也难了。
就这样吧。
还好老子还有个便宜儿子,虽然是个傻的,可能跑腿也能听我吹牛逼,他相信我,嘻嘻嘻嘻。你个断子绝孙的谢怜,你们俩永远也别想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幼稚到了最后,却也固执到了最后。

他要维护谁,就要固执地去维护,哪怕以伤害他人为代价,被再三责骂也绝不改变。他要报复谁,就要固执地去报复,哪怕为此而死,为此不得安宁也绝不改变。那么,他要留这个傻儿子在世上,就一定要留,你天界最强的神官算个屁,老子说留,就要留,绝不改变!

那是他唯一还算怀着正常感情的地方,唯一还像个人类的地方。

他想要这个听他讲了很久话,听他吹了很多牛逼,信了他许久,陪了他一路不肯松手的孩子,活在这世上。

变成了那团绿油油的鬼火的戚容终于不能再继续聒噪下去,就这样突兀地消失了,碎成片片残魂。

谢谢墨香让这团青色的、烦人的鬼火有了鲜活的生命,谢谢你给了他最后一次正常表达自己情感的机会。

朋友沉默许久,说:“他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吗?”

我说:“他儿子在呢。没事。”

既然被这哇哇大哭的孩子养在了整天抱着不离手的花灯里,总有一天还会被便宜儿子小心翼翼养大的吧。

他可是青灯夜游啊,对吧。是很厉害的近绝,在他眼里三界根本都不在话下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儿子一直相信着,是这样的,肯定没错。

我爹不会骗我,他那么厉害,一定还会回来的。

归来之时,还会像曾经一样烦人聒噪、品味糟糕吗?
说不定又是另一个故事啦。

评论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