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ar止水

佛系画画,佛系游戏
磕杰佣使我快乐

【谷戚】谷子的哭哭拯救世界(不是)

深井冰急科科长辛墨:

不出意外下一张开车!看这篇热度决定啦!x
唉,这文写的,转行去说相声了(不
这么多年了也没学会给文起标题,就随便无视掉吧(…)讲的是原著结尾时间十年后养魂成功的第二天谷戚告白现场(告白前谷子就强过一次所以戚容不理解,哇咧小屁孩变坏了(kao))


一片耀眼火光凶狠地袭来,他下意识要躲,却猛然想起什么,反而咬牙顶上去——受到的压迫将他全身的骨骼都拧得咯咯作响,惨叫还来不及出口,寄身的血肉之躯已烧灼得丝灰不剩,嘶嘶作响的可怕声音贯穿耳膜,连灵魂都被灼烫得扭曲,在高热中迅速湮灭…好热,太热了,很痛,快要无法呼吸了——


浑身酸痛,腰被勒得死紧,呼吸都变得困难不已;戚容胸口剧烈起伏着惊醒,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紧箍到窒息的怀抱中,梦中的高热正是身边人紧挨着传递来的温度,与身体冰冷的鬼相比,人类相触的皮肤烫热得简直不像话。


这该死的小兔崽子……


戚容想一顿痛骂再一脚给他踹地上去,嘴张了张就发觉嗓子过度使用干哑不已,他试着跳过痛骂步骤直接踹,刚挪动一下腿就变了颜色,龇牙咧嘴脸黑了半边——艹,该死,他妈的,不可描述的某处牵动着疼……


谷子这个混蛋玩意把他搞成什么样了……越想越窝心,戚容一拳敲在还无辜打呼的谷子脑阔上,恶声恶气道:“给老子松手!”


高个子的青年蹙了蹙眉,没醒,反而哼哼唧唧地把他往怀里更紧地圈了圈:“乖…”


“乖个屁!我是你老子戚容,赶紧松手勒死老子了!!”戚容脸色发青地去掰他的手臂,谁知这小子长大之后手劲贼大死活掰不动,简直七窍生烟。谷子总算清醒了,迷迷糊糊睁了眼睛:“爹…?乖啦别闹,松手你就跑了……”


“你tm别对老子做那种事我会跑吗!!也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戚容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他养魂十年就把一个好端端的小兔崽子养成了断袖??


更糟糕的是他现在还没法直视那孩子的眼睛,长成的谷子正是翩翩少年,鼻梁弧度秀挺,睫毛长得让人挠心挠肝,凝望着他的眼瞳深邃若有星光,被那样的目光直直注视着心跳不快都说不过去,戚容很想冲出去骂街:是么板啊?怎么回事啊??!还老子一个正常的小屁孩不行吗!?


就非要老子刚重新回魂就被自己捡来的儿子死死按在怀里脸贴脸睡吗??他是gay老子还不是啊!!直男会有生理不适可以谅解吗?!!报复他以前嘲笑太子表哥是断袖吗??!


这要是在以前,他近绝青鬼一扬手就能把这小屁孩轰得渣都不剩,结果现在被一比自己还高的小屁孩搂得几乎动弹不得……灵魂尚且虚弱力量不足是一方面原因,谷子这令人发指的手劲也……太tm犯规了,哪带儿子这么欺负老子的?戚容左思右想心里那叫一个不对味,只恨不能生出八只手臂把谷子痛殴一顿(不可能),嘴里又嘟囔着呸了一声“妈的迟早把你扔出去挡刀……”


话音未落,身旁人的气压瞬间低了不止几档,几乎肉眼可见的黑气让戚容怀疑到底哪边才是鬼,他内心咯噔一声心说怕不是又戳到小崽子莫名其妙哪里的痛处,自从回魂之后他就一直很难搞懂谷子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明明小时候都不介意他说要杀了他吃之类的话……


谷子收了搂着戚容的手,却一挺身坐起来,手臂撑在戚容身体两侧,眼底情绪晦暗难明:“把我扔出去挡刀?”


戚容知道自己现在不仅打不过他而且还需要他帮忙滋养灵魂,却仍然梗着脖子嘴硬:“怎么了?告诉你别以为老子不敢,就你这小屁孩…”


“那你他妈扔啊!你怎么不扔?”谷子冷硬地打断了他,神情像是不甘又像愤恨,戚容怔了一下,潜意识里他很怕谷子对他露出这幅表情——谁都可以这样看他,但有一个人应该是特殊的,有一个人不能这样看他,不能这么嫌恶他——他心中隐痛,当即噤了声,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移开了对视的目光。


“看着我!”


谷子的声音里都是愤怒,戚容忽然觉得这声音很陌生——本来就陌生,青春期的小鬼早过了变声期,别说声音,性格怕是也早已变成完全不同的样子……


说到底,愿意陪着他青鬼戚容的人,除了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根本就不会再有了。再善良和蔼的人也不愿与他扯上关系。


他心中正郁郁不乐烦躁难安,却突兀地感到有什么东西,水状的,接连滴在了脸颊脖颈上。


“爹不是很怕死很无赖吗?……为什么不把我扔出去挡刀,为什么……为什么是你要挡在我面前……”


“你不是我爹,我知道……除了爹我明明原本就一无所有,为什么我要眼睁睁地看着你们一个接一个在我面前受伤消失……你到底把我当作什么?留我一个人在这世上……我有多少次都以为你,回不来了……我求他们告诉我所有的养魂方法,他们只是沉默,说没用的,我求了他们好久好久……每天担惊受怕走到哪里都带着你的残魂,却只能无能为力地守着……”


恨也恨不得,爱也爱不得,什么都没了,只剩下一缕虚弱的残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散去。所思所念之人皆是为自己而消失,徒剩一人的日子过久了,便寂寞得浑身发痛,可还是要咬牙捱着,捱过不知还有多久的孤身岁月。


早知如此……倒不如,当初便不要留我在世上。被你吃掉也好,被你丢下也好,被你推出去挡刀挡火也好,我都不会怨你。


谁承想性格最为乖戾怪异的青鬼,会为他的几声哭泣而驻足,本来要丢下他的决定,如此轻易就被篡改了……


温热的细细水线自脖颈沿着曲线流到锁骨处,聚成小小一滩。他哭得身子直抖,眼泪掉个不停,声音呜呜咽咽嘶哑不堪,戚容听得一颗心都揪紧了,怔怔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只感受得到自己的徒劳无力——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嘴张开了,却无法正确表达自己的意思。不是嫉恨,不是吹牛,不是逞强,而是要去安抚一个正在哭的孩子…正在因他而哭的孩子,因他的奋不顾身,因他的消失不见而声声哭泣的孩子……


谷子从小就爱哭。紧张了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着急了伤心了眼泪哗哗就跟着下来,他不是没有见识过。


一下子好像又不是那么陌生了。


戚容表情黯然了一瞬,知道自己不会安抚,下意识想说几句煞风景的让他闭嘴别哭,望着谷子哭得涨红的脸不知为何就是说不出口。


他颇不适应地伸了双手,别别扭扭地抬高身体去搂身上哭哭啼啼的人,手胡乱在他脊背上来回摸了两把算是难得的安抚,咬牙硬是忍住即将冲上眼眶的一股热泪:“…哭什么哭,老子挡是老子乐意,挡的就是你……别哭了,别人我也不挡,没什么人值得我去挡的。你爹因我而死,我为你死一次,也就抵了…你别恨我就行了。”


“不够。”


“……”


“戚容。你拿什么换被你害得一无所有的我的十年保护?”


戚容没想到他这么回答,懵了一瞬,不知所措。…要他再偿一次命?还是…他实在不愿承认,为了时刻护好他而过了这么多年只身一人与世隔绝的生活,谷子性格多少变得有些扭曲极端,先前对他的索求他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但是两个人费这么大劲相见了又要一个被打爆一个复仇又殉情,实在是太苦大仇深……他正这厢乱七八糟地瞎想,谷子已经抬高了他的下颏,不容置疑地深深吻了下去。


“…………………………”


“别的不可能。拿一辈子来换吧。”


戚容内心仿佛平地起惊雷,五雷轰顶的感受莫过于此。他并非头脑迟钝之人,谷子这句话和动作的含义太过直接,如此炽热的爱语将他早已不再跳动的心脏也沾染上了滚烫的温度,趁着换气的空档他张了张嘴,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就又被谷子按住继续深吻。


不是不想拒绝的,但是……


面对这个孩子,戚容能给自己找出一万个“但是”来。


一瞬间想不到那么多了……但是……好高兴。


好高兴。发自心底的喜悦在寸寸萌芽抽枝,强行占领了理性思考的部分,心底不知怎的软得一塌糊涂。


并没有被讨厌,也没有被抛下……第一次感受到了这样心口温热熨帖的满足。有人在了解了他是谁,是多么糟糕的人之后仍然愿意正眼看他,用尊重和喜爱的眼光看着他,愿意陪着他,愿意……爱他,甚至不惜强行要求和逼迫。


已经不是一句喜悦就可以一言以蔽之的情感了。


戚容的眼眶突兀地红了,他什么都没说出口,仅仅是更加用力地拥紧了身上的人,刚刚才压下去的眼泪却终于涌了出来。戚容的眼泪被他独自埋藏太久,过了足足八百多年,终于到了能够肆无忌惮倾泻而出的时候;有一双手帮他拭去了那些泪水。那双手的主人轻柔地拥着他,再次将吻印上了他的唇。


—END—


百年好合!!!!我爱你们!!!!!!!(kao)
那什么谷戚可能还有一辆车,也可能没有,看我明天一觉醒来的冷静程度了(真的不是)
再说一遍我真的爱你们飞速滚去睡觉(…
这篇粗鲁措辞不少,挂了我再重发嘻嘻嘻(你为什么这么高兴)

评论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