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止水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双荒]怎么才能让我寮阴阳师不撮合我和另一个式神?(上)

清江:

北美吐槽体。


满篇是脑洞,实力ooc。背景设定平安京无数个寮,同样式神在不同寮里发生着各自不同的故事。


——————————————————————————————


平安京大天狗你好,投个稿。


怎么才能让我寮阴阳师不撮合我和另一个式神?




我是黑夜山一个寮里的荒,寮内环境大概七分,勉强算个亚偏欧寮。听寮里老点的式神说过,我寮以前的位置在西大街中段。后来寮里式神多了,西大街地段寸土寸金,式神闹腾起来位置不够(表面原因)。加上阴阳师想改住山区别墅(根本原因),这才举家迁到了黑夜山这边。


我是几月前一个凌晨被我寮阴阳师召出来的。他那天大概困得狠了,只在我出来时象征性尖叫了一声,随后连打三个哈欠,说了句什么就走进了房里。旁边的萤草心领神会,抱着蒲公英转过来叫我,说荒大人您这边请吧,阴阳师大人让您先跟着那位大人去熟悉下环境。


“阴阳师大人”咕哝的话我一个字都没能听清楚,加上刚过来业务不熟,只能先相信萤草的说法。那位大人谁啊,我于是想问。抬头再一看萤草指着的方向


得,荒川之主。




荒川之主我在卡池就见过。不爱说话,笑也不多,还也爱感慨“愚蠢的人类”。我俩如果站在一起台词实在太容易撞上,所以之前在卡池里我和他大多都保持着距离。阴阳师那天其实也不是指的荒川来给我带路,具体情况之后会细说,我先继续聊当晚的事。


总之当晚阴阳师走后式神就开始四处散开了。虽然心里头不太愿意,我也只能先跟在荒川的后头。这位大爷走在前边不急不缓轻摇着扇子,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甩着尾巴就踱去了后院


然后直接向下踱进了后院那口清澈的塘里。


当时跟在他五尺开外的我:???????




我那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是完全跟错了人,只觉得熟悉寮内环境也不该从塘底世界开始。奈何荒川已经在之前直接一头窜进了塘里,我初来乍到别无他法,只得先在塘边头等着。一直等到第二天清晨,阴阳师跑来塘边头叫我,说你怎么待在后院这儿啊,我不是让你人生地不熟先跟着两面佛逛一逛吗?


我就稍微懵了一会儿。说你让我跟谁,两面佛?阴阳师说对啊,没毛病啊,两面佛每月在我们寮里来来去去风雨无阻,提到寮里地形和险境他可绝对是熟练工啊。


我才终于明白过来,敢情自己是跟错人了。刚打算要和阴阳师解释


旁边水塘却突然传来了十分响亮的哗啦一声。


我和阴阳师转头一看,是我们寮的荒川钻出来了。我们寮的荒川看了我一眼,我们寮的荒川轻哼了一声。我们寮的荒川抬腿就走了,一秒钟都不带耽搁。


阴阳师却醍醐灌顶般用扇敲了敲自己的手心。


“我明白了。”我们的阴阳师说,“你放心,别气馁,我会尽力去帮助你的。”


我当时只觉得自己大概是有些命不太好,投到了一个思维比较容易跳跃的阴阳师家。于是也没多想什么,只朝着阴阳师点了点头。说既然被你给召了出来,以后就还请多关照了。




之后阴阳师带我进行了觉醒,也选了套针女挂到我身上。金光闪闪个个满级,不知道是谁用剩的装备。阴阳师把我打量一番,满意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来来来,准备好,我们得去打觉醒了。


觉醒本旁有个观战的席位,这是我之前就知道的事情。阴阳师大概是打算让我在旁稍微吸收些经验——我这么想着,点了点头,说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阴阳师于是更加满意地用力拍了怕我的肩膀,说要的就是这个气势,我们现在就整装出发。等到踏进觉醒的大门,他把两个帚神提溜到观战席上,


然后把我和座敷山兔,茨木童子荒川之主,


一起拉上了正对着麒麟的战斗工作准备区。


我:???????




这场觉醒打得凄惨无比——对我来说的凄惨无比。第一局开场山兔拉条,茨木一爪子群完小怪,座敷卖力地给个鬼火,阴阳师配合地上个符咒,随后荒川一个吞噬。


麒麟倒在了我们面前。


两个帚神坐在旁边十分捧场地啪啪啪鼓掌。


“没有荒的出场机会啊……”阴阳师站在队伍后咕哝。


第二局战斗也很快开始,是和上局同样的顺序。开场山兔就蹦出来拉条,茨木一爪子群完小怪,座敷卖力地给个鬼火,


阴阳师打了个基础术式。


随后荒川一个吞噬,麒麟带着两千多残血,稳稳站在我们的面前。


“准备出手了,荒!”阴阳师叫我。


我没有出手。


麒麟对着天鬼嚎一声,我直接被轰成了一个纸片。




“……是我失误了。”走出觉醒大门的时候,阴阳师这么和我说道,“光记得给你换好了御魂,忘了这套御魂的速度好像并不是那么高啊。”


没事。我只得安慰。高层麒麟速度是快了一点,跑不过也是正常的。


“说得也是。”阴阳师于是若有所思,“不如我们今天还是先去探索晃晃吧。”


探索的怪物血量不高,茨木一个人应该就可以带走。我也觉得这提议不错,便朝着阴阳师点了点头:“嗯,就这么办吧。”




我们走进了探索大门,两个帚神照旧坐在旁边。阴阳师把我拉上战场,阴阳师把荒川拉上战场,阴阳师把茨木拉上战场


阴阳师把茨木拉了下去,换成了一个火灵涂壁。


我:???????




开场后阴阳师首先行动,随手往对面拍了个符咒。荒川紧接在其后行动,阴阳师指示:游鱼。


游鱼。


游鱼。


我看了眼身旁飘着的六点鬼火,再回忆了一下阴阳师刚说的那句游鱼。


然后小怪们一拥而上,把我打成了一个纸片。




阴阳师这次没咕哝什么,我想大约是发现了自己的口误。于是荒川用吞噬结束战斗,我们赶往了下一个探索场地。


下一局战斗随即开始,是与上局同样的顺序。阴阳师首先行动,放出了一个言灵守。荒川之主紧接其后,阴阳师说:游鱼。


游鱼。


游鱼。


他居然是真的想让荒川打游鱼。


荒川就扔出一个游鱼,1w4伤害,带走一只小怪。其他小怪们一拥而上,没有打破阴阳师的屏障。


然后阴阳师把火塞到我手里,说轮到你了,开个大吧。


我:……


我寮阴阳师可能是疯了。




然而再怎么觉得诡异,我也只得听这家伙的命令。于是我伸手将幻境张开,流星从天际一拥而下


237,254,246,263,254,257。


还一次针女都没有触发。


敌方小怪好评如潮。


阴阳师扔了个言灵灭,荒川甩了只小游鱼。


暴击18379。


仍在忙着五星好评的敌方之一倒在了地上。




然而虽然荒川之主有着单挑全场的实力,但他到底还是个单体,更何况所有鬼火都被阴阳师拿给我打了天罚。于是我们这天的探索过程实在十分漫长,长到旁边观战的帚神都撑着脑袋打起了瞌睡。


当时我就忍不住想,荒川之主不愧老一辈大妖,面对这样反常的阴阳师还能够喜怒不形于色。


后来仔细再想一想,才发觉他有着天生的优势。毕竟整张脸都是蓝的,就算表情发黑了一些,大约也不那么看得出来。




我和印堂发蓝的荒川于是打了一天的探索。傍晚阴阳师一收扇子,说今天我们就先打到这儿吧。于是一行人浩荡荡回寮,阴阳师拿扇轻敲我肩膀。说待会儿你就别守着塘边了,先到结界里去住上几天。


清晨出门时我就听茨木说过,我们这样后来的式神,除了战斗时在旁吸收经验,其他时间大多是得和n卡们一起待在结界的。于是我点头应一声好,心想里边的n卡不知会是谁。要是涂壁伞妖倒都还罢了,只千万别塞着五个帚神。


一晚上的rap听下来搁谁谁都得精神分裂。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想着,我很快走近了结界的大门。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看清了结界里边的景象。


不是五个帚神欢唱着rap,而是更让人意外的景象。


结界里边空荡得不行,唯独在中心站着一个


已经六星满级的一个,印堂发蓝的荒川之主。

评论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