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ar止水

忧郁的老咸鱼,日常肝fgo,偶尔也会cos

【双荒】没有你这样的大侄子(中)

啊啊啊啊啊好好吃啊,最喜欢这样的川了

风荷映水翩翩:

CP荒x荒川,AU,含私设,OOC
——————

8.
大天狗嘴张了张,还是没忍住,问雪女:“你什么时候看出他是个智障的?”


雪女冷漠地回道:“从他用手撑在我的桌子上,对我说‘我来找我的小叔叔。听不懂?没关系,换一种说法,我来找荒川之主。’的时候开始。”


他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


“今天的行程安排看来也得有所改变了。这家伙让你去通知黑晴明大人,想要与我们合作,说是有‘共同利益’。”


“哼,谁都看得出来,他所谓的‘共同利益’,就是某个妖。”


雪女本就寡淡的唇色已经呈现出蓝紫,寒气外露十分明显。
她是冰雪化身的妖怪,没有温热的血液,没有跳动的心脏,没有所谓的情感。但是对于黑晴明的信仰让她无法对荒随意的做法保持淡漠,这也是难得一见的景象。


而根本就没有把荒放在心上的大天狗,也只是将其看作一个小插曲。他所关心的是黑晴明向自己承诺的大义,任何东西只要不影响到他的意志,也都不过是他漫长的生命里无所谓的变动而已。

所以,不足为奇。

9.
荒从八百比丘尼的精神世界中退出,紧锁着眉头睁开眼,把手机摔在一旁。


该死,明明一切都该办妥了的。


对于他来说,掌控人类轻而易举。他让那些人去通知黑晴明,与他合作,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将自己的势力扩张到那边——反正他们的目标相近,都是企图用控制的手段来管理这个世界。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想要再次将那个水色的大妖纳入自己的领域。


再次。

那双仿若星空的眸子看向远方,眼里流转的阴翳沉淀着更加不为人知的过往。

10.
他们之间的故事,并没有在荒成为妖怪后结束。

荒是神子,他的堕落使得天生异象。


雷鸣,海啸,天的震怒,神的惩罚。


那一晚,沿海居住的人们无一幸免。他们之中有更多人甚至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对于自然的恐惧、未知与无助让他们放弃了无谓的逃跑,转而跪在脚下这片悲鸣的土地,向强大的自然之灵苦苦祈求。


因为位置的关系,向距离大海最近的荒川汇聚的信仰之力如一波接一波的浪潮,将本来只有河水边的住民信奉的荒川之主几近捧上了神坛。


那可不是什么好受的事。


荒川之主的耳畔全是人类哀嚎乞求的声音,无数的碎语汇聚成震耳欲聋的洪流,让他头痛欲裂。


他的妖体开始发生异变。


由于人们希望平罢海啸的强烈意愿,有一股刺痛从他的左侧额角蔓延开来,冲破他的皮肤,长成一株珊瑚状的红色长角 。


他身上由河川之水氤氲而生的灵力所汇聚成的青蓝长袍化作碎片,清澈的河水化作深沉咸涩的海水,深蓝的织物覆于肢体。


而他那条长尾也发生了剧变。挤碎骨骼再重组的痛意从尾椎席卷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他眼前发黑,但却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尾部的变化——它覆盖着白色的鳞片,变得更加宽大,就像一条被强硬衔接上来的龙的尾巴。


这每一个改变,都让他更接近神一步。


——更接近那个人类心目中,能够平定海啸、掌控海洋、重新为他们带来福祉的神。


他的意识,也最终被拉入了妖与神的裂缝。


周围全是水流。


时而是愤怒的海水,时而是暴动的河川。


它们将荒川之主拥簇在中心,然而反馈给他的却是撕裂一般的疼痛。

汝是否为神?

白色的眼睫颤动着,荒川之主迎着强硬的重压,费力撑开双眼。他一双细长凌厉的眼睛中,始终只有身为河川之主的傲气。


他咧嘴笑了。

“吾乃荒川之主,妄为神祇者——

“愚蠢!”

他并指向天,那一刻,他的声音便是河流的声音,河流的声音便是他的声音。


他仰天长啸,不知在慨叹谁的愚蠢。


而这个裂缝中唯二的存在,那个曾经的神子,则是被荒川之主四散的神力与重新汇聚的妖力推向远方。

妖与神的裂缝,终于崩塌。

11.
阔别已久的湿润的水汽与河畔青草泥土混合的气息飘入荒川之主的鼻间。


轻微的不足以引起不适的湿腐味道,反而多了一丝令人眷恋的亲切。


这才是荒川的气息。

荒川之主幽幽睁开双眼。


正是夜晚,万籁俱寂。他的耳畔只有飒飒的风声与河水流动的声音,好像那灾难一般的轰鸣只是一场梦境。


无边的夜幕笼罩了整个天地,伸出手,仿佛就能摘到星辰。
终于结束了。


他看着自己恢复原样的淡蓝色的手臂,轻轻嗤笑一声:“愚蠢。”也不知道说给谁听。


然而,有人在听到后心里则咯噔一下,以为这是说与他的言语,便撤去了原来的伪装,渐渐显出了身形。于是,本来空无一物的半空中突然多出一个身影。他踏着云下来,动作轻缓地落在荒川身边。


那是个修长高瘦的青年。他面容精致,眉峰上挑,张扬而锐利,却也包含着星辰一般的沉静。他的身后盘绕着一条白龙,整个人就斜斜地侧倚在上面,让他无端又多了几分慵懒。


是荒。


不过,这位曾经的神子的平静神色并没能够保持多久。


荒川之主由于之前的变故,此刻整个人是赤||裸地躺在岸上。他倒对于被别人窥见肉体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神情自若地坐起身,手指穿过凌乱披散的白色长发把它们拢至脑后,聚集荒川河水的灵力重新凝成一顶黑色的冠帽固定住发丝。他接着站起身背转过去,贴合着他的动作,蓝色的长袍丝丝缕缕地成型,最后包裹住他的躯体。


一切都如行云流水般自然,只有荒脸色微红地别过了双眼。
荒川之主当然知道他是谁。


强大的妖力,摆脱不去的神性的烙印,以及身上那一阵尚余的海风的味道。


一切都表明,他就是那个掀起大浪惩罚人类的家伙。


荒川之主也知道,在他未醒之前,他就隐匿在天上的一片星辰中,用星光代替自己的目光悄悄关注着他。这也许是出于对他的好奇,或是出于把他牵累拉扯入妖神裂缝的心虚——但这一切的一切,荒川之主其实都不是很在意。


或是说,世间万物皆处于一个无尽的链条中,无所谓始因,无所谓终果。这一场堕落,这一场灾难,都只是链条中相扣的几环而已。时间会把人类心中的恐惧冲淡,再开启下一个拜神的轮回。


正因懂得这些,荒川之主才会对一切都感到无趣。


他不会轻易浪费自己的仇恨在一件无所谓的事上。而这一次,即使他身陷妖与神之间的折磨,几乎丧命,他也不会去盲目怨恨,反而只会为自己平淡的生命中掀起如此的波澜露出一个稍显趣味的笑容。


毕竟,他与这河川共生,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岁月了。


荒川之主转身离去。


而荒还在对那一声“愚蠢”耿耿于怀,压低了双眉问道:“你不在意吗?”


回答他的,只有空旷的河岸与不变的流水声。


荒与荒川之主,两个因这一场海啸而“重生”的大妖,第一次见面谈话就结束在这荒川河边。


稍凉的夜风拂过荒的脸颊,却让上面的热度更加明显。

也许仇恨是能带来力量的倍增,却对心智的成熟没什么促进作用。

12.
后来,荒成了荒川的常客。


每一个夜晚,荒便踏着星辰降落到荒川河畔。


他从前是神子,与妖根本没什么交集。而荒川之主作为与他共同经历过“重生”的妖怪,自然在他心中占据了不容忽视的分量。更何况,他有自己的幻境,便对一切事物都有极强的领地意识。


他也知道,即使嘴上没有明说,他在心底深处已经将这个大妖划入了自己的所属范围。


被海水淹没会使人绝望,只有完全拥有才能让人彻底安心。
也是出于这个心思,他开始接近荒川之主。


但是越接触深入,荒越是发现,荒川之主这个男人,是真的有毒。


毒到让他甘愿身陷其中,不可自拔。

13.
“如果你愿意的话,借由那次机会,你是可以真正成神的。”荒突然开口。


某个晚上,两人一如既往地没有任何约定而在河边碰面,席地而坐,面朝河川。


“无聊。”


荒川之主发出一声模糊的鼻音——他很喜欢这样做。而且男人的声线低沉,总会让这短促的声音变得沙哑暧昧。


他们现在已经习惯每个晚上这样聊聊人生了。


荒川之主对此也没什么反感,反而因为能解闷,总会默许荒坐在自己的河畔。


“我是认真的。”


年轻的妖怪转过头,一双眼眸仿若星空,“你大可以踩着我做踏板,一跃成神。”


“哼……”


沉闷的笑声从男人的喉中泄出。


荒从中听出了一丝轻蔑,就好像对方在嘲笑自己的幼稚,瞬间皱起眉头。


不过他的不悦没能阻止那笑声,反而让对方越笑越肆意,最后干脆转变成酣畅的大笑。


“——有什么好笑的?!”


“呵……吾乃荒川之主,可不是人类用以实现贪愿的神龛中的塑像。”


“愚蠢的人类,无聊的神明,尚且无法抵挡命运的长流,与吾之荒川相比,所差无几!”

傲慢。
但又不傲慢。

流动的荒川河水如同奔腾的血液,而荒川之主的声音则是最有力的脉搏。


那一刻,那种震慑灵魂的鼓动,让荒恍然间感觉自己死寂的心脏又重新跳动起来。


他的全身倏地冰冷,一闪而过被海水吞噬的绝望,须臾之后滚烫热火覆盖了全身——这样一个存在,他不想让他远离自己哪怕一分。既然失去的无助已成为梦魇,那他就凭自己的力量去重新挽回,让对方永远被纳入他的领域,打上他的烙印。


回过神,属于他的星辰幻境已经张开。


在这个深蓝色的世界,无数流星划过天际,密密麻麻,细若牛毛,正如他无法宣泄的强烈情感——此刻,喷薄而出。

14.
“小叔叔。”


“什么?”


他渐渐靠近他,“我想叫你小叔叔。”


“这种如同人类一般愚蠢的称呼,汝竟然还挂在口边。怎么,还沉浸在过去的怨恨中吗?”


也许就是这样。


为了让他彻底成为他的,首先得要一个专属的称呼。用这种在人类社会道德中代表血缘含义的称呼束缚他,他心中那自私阴暗的欲望,又与愚蠢的人类有何差别呢?


有时候,他就是可以矛盾到这种地步。


荒扣住那一截露在衣袖之外的透着淡紫色的有力的小臂,上面的妖纹顺着肌理泛着流水一般的光泽——荒川之主今天穿的是一件松散的红袍,发丝也只是随便束在脑后,正好方便了他。


荒选择了用最原始的方式。


他连对方的缱绻之态,都想要拥有。

15.
餍足的神子睁开双眼。


幻境四周漂浮着细碎的星子,它们轻盈活泼,映照着他眼中的光亮。


下一秒,跳动的星辉全灭。


因为他的身边空无一人。


旋转的星子被挤压成齑粉。白龙游回了他的身侧,发出尖锐的吟啸。


荒的嘴角颤抖却又抑制不住地上扬,让这个笑容变得扭曲又狠戾。


自从堕妖之后再也没有使用过的预知能力重新开启。这一次,他为了自己的私欲而触摸命运的轨迹。

——————
TBC.
没有驾照,赶快刹车ˊ_>ˋ。

评论

热度(120)

  1. 笑如猫头鹰朝飞暮卷 转载了此文字